我的身体开始往上浮……

档案十三 海葬


  “向政府申请合法的海葬需要很多繁复的手续,而且花费一点也不少。除非当地政府大力提倡海葬,否则一般市民就算有海葬意愿,也难以实行。因此,我们才暗地经营非法海葬……”说话的是一名姓陈的殡葬工作者,俗称“喃呒师傅”或“喃呒佬”,他是一宗离奇海难中的唯一幸存者。
  “虽然现在已经实在全面火葬,不需要像土葬那样为先人购买墓地,但也得把先人的骨灰安置好。一般来说,没有多少人愿意把先人的骨灰带回家里供奉,但如果在火化时,选择不要骨灰的话,那么先人的骨灰就会被当成垃圾处理,最终的归宿很可能是被混入混凝土里,作修桥补路之用,那可对是先人的大不敬。
  “不愿意把先人的骨灰带回家,又不想被焚化场的人胡乱处理,就只能在公墓里购买灵位存放。可是,灵位的价格不比房子底,巴掌大的一点儿地方也动辙就上万元,而且购买之后,每年还得交管理费,有时候还会需要交纳一些莫名其妙的费用。
  “现在的人活着的时候,已经被房子压得喘不过气,死后还得为安息地而烦恼,真是让人想死也死不起。因此,有不少买不起灵位的后人,就把目光落在海葬上。
  “本地政府并没有像上海、天津等地那样提倡海葬,所以要进行合法的海葬,就必须办理一系列繁琐的手续。先跑到这个部门加意见,接着又跑到那个部门盖章,然后又是跑来跑去,不停地加意见盖章,不给红包的话,根本成了不事。
  “想为先人举行海葬的,绝大部分都是些没钱没权的平民百姓,要是让他们申请合法的海葬,还不如买个灵位,因为跑政府部门所花的钱,并不比购买灵位的少。正因如此,我们就暗地里为这些花不起大钱的穷人举行海葬。
  “想为先人举行海葬的基本上都是些穷人,所以我们的收费不能太高,通常就是一千几百。正因为收费不高,所以我们必须尽量节省成本,要不然不但赚不到钱,反而会兮本。
  “每招来六七宗生意,我才就会举行一次海葬,租一艘小渔船把我们载到海上。因为渔船很小,所以我们不能让太多孝子上参加仪式,通常每位先人只能让一名孝子送他上路,要是客人要求多名孝子陪同,则要额外收费。我们前前后后已经办了十多次海葬,一直都很顺利,没想到刚踏入鬼月就出事了……
  “那是农历七月初的一个清晨,因为海葬必须在日出或日落之前举行,所以我们很早就准备好一切。大概四、五点的时候,我和另外一名喃呒师傅老江就带着七名各自捧着先人骨灰盒的孝子上船。这是一艘船比较残旧的小渔船,因为我们准备做的并不是什么喜庆事,而且出的价钱又比较低,所以只能租来这艘破船。不过,这艘船虽然看上去很破旧,但航行时还算稳定,起码之前也没出过意外。
  “天还没亮,渔船就起航了,因为我们举行海葬的地点距离港口比较远,所以必须很早就出发。渔船航行时,我和老江就为准备海葬的先人念经,虽然我们在船上不能为他们设坛做真正的法事,但一来这些孝子都不太懂这些,二来他们也负担不起设坛作法的收费,海葬只是让他们心里舒服点的做法而已。
  “起航的时候,天气还不错,浪不算很大。不过,渔船实在太小了,一点小浪也会使船身不断摇晃,我和老江已经坐过这条船十多次,早就习惯了,所以没觉得不适,但那七名孝子可受不了,有两个还吐个不停。
  “大概个把小时后,渔船开到一片比较宁静的海域,这里不是捕鱼区,平时很少船会经过这里,所以在这里举行海葬不容易被人发现。毕竟,我们将要举行的海葬并没有得到政府的批准。
  “当渔船停下来的时候,太阳刚好在水天相接的地方升起,这是海葬最好的时晨,于是我和老江就把孝子带到甲板上,像以往一样焚香颂经,然后让孝子把纸扎品和冥镪放在火盆里燃烧,再逐一站在船缘,把鲜花花瓣与先人的骨灰一同撒入大海,这样海葬仪式就算完成了。虽然仪式很简单,甚至有点随便,但低廉的收费换来的就只有简陋的服务。
  “前两个孝子撒骨灰时,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但第三个孝子一撒骨灰,就有一阵怪风突然吹过来,船身随即剧烈地摇晃了几下,那个孝子一时没站稳就掉进海里去。这可把我和老江吓坏了,急忙给他抛救生圈。他似乎懂得水性,划了几下就抱住了救生圈。当我以为这次只是有惊无险的时候,他突然惊恐地冲着我们大叫救命,接着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似的,一下子就沉下去,不见踪影。
  “这回真的吓坏我们了,正想叫船长和船员来帮忙的时候,船身又开始猛烈地摇晃。一个船员冲上甲板抛下四五件救生衣,就对着我们大喊,说船仓进水了,马上就会沉没了。
  “这一喊可让我们炸开了锅,大家都冲过来抢救生衣,我和老江离救生衣的位置比较近,所以最先抢到,而那些抢不到的孝子就争抢起来了。在争抢的过程中,先人们的骨灰被撒得满甲板都是。面临生死关头,孝子们的孝心早已荡然无存,为争夺救生衣不惜肆意践踏甲板上已分不清谁是谁的骨灰。
  “船身越晃越厉害,让我怀疑不只是船仓漏水那么简单。我刚套上救生衣,就因为没站稳脚而掉进海里,其他人的情况也一样,都先后掉进海里,没过多久整艘渔船就沉没了。
  “在茫茫的大海中,可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就算身上穿有救生衣,也不见得一定能活着上岸。正当我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周围的人一个个惊恐地大叫救命,而他们随即就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似的,一下子就沉进海底,那怕是穿着救生衣老江跟其他穿着救生衣或抱着救生圈的船员和孝子都一样,一下子就不见踪影了。
  “眼前的情景把我吓得不知所措,所有人都沉下海底了,我能活着回去吗?突然,我感到有东西抓住我的左脚,像是一只手,右脚马上又被另一手死死地抓住。接着,我感到有很多只手抓住我的双脚,把我拉进海底。
  “我像老江他们一样,一下子就被拉下去。惊恐中,我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净天地神咒’的咒文,便下意识地在心中默念咒文。在我的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我感觉到抓住我双脚的手全都松开了,我的身体开始往上浮……”
  在渔船沉没之前,船长发出了求救信号,信号被正在附近海域航行货船接收到。但货船赶到出事现场时,除已经昏迷的陈先生之外,再没发现其他人,甚至连出事渔船的残骸也没看见。
  天书以为,如果死者生前不愿意海葬,其灵魂很可能会得不到安息,在海葬地点附近的海域徘徊并化成水鬼。陈先生的遭遇,很可能是因为出事当日或之前海葬的先人,不满后人的安排,因此迁怒于陈先生等人。而陈先生本人对道咒略有认识,在最危急的关头下意识地默念有驱除恶鬼之效的“净天地神咒”,才能幸免于难。
  
  
  [档案十三 结束]

我的身体开始往上浮……

本站图片来源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欣赏与快乐,如有违规图片或其他资源,带上图片链接电邮联系管理员:二八零一六一七三九@qq.com立即删除


听说你是应用电子的高材生

  单位要上一个大型项目,与电子电路有关系,今天上午,领导找到我

  领导:“小李呀,听说你是应用电子的高材生?”

  我:“领导,我是学应用电子的,高材生算不上!”

  领导:“那好,单位有个大项目交给你!”

  我窃喜,心想,终于熬出头了

  领导:“明天,单位要来领导检查,你去订几个房间吧”

  我:“……”


老合着你姐玩这种无聊幼稚的游戏

  晚饭后送小姨子去坐车,经过一家桑拿店她问我:“这里消费贵不贵,多少钱啊?”

  这明显是个坑,我没好气的说:“我没去过不知道!老合着你姐玩这种无聊幼稚的游戏,烦不烦?!”

  她板着脸打电话:“姐,问了,姐夫说五百块。”


我收集了不少其它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

档案十四 人皮娃娃
  
  “有人喜欢收藏邮票,有人喜欢收藏钱币,甚至火柴盒,和他们一样都喜欢收藏,只是我收藏的东西比较特别而已。”说话的是一位姓洛的都市女性,她打妆入时,成熟而富有女人味,给人一种如贵族般的高贵感觉。她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年薪过百万,而且善于投资理财,房子、轿车对她来说就像衣服一样,想换就换。然而,条件如此优越的她,在跨越三十大关之后,依旧形单只影,原因不是她高不可攀,而是她的特殊嗜好——收藏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
  洛小姐悠悠地点燃一支女性香烟,举手投足间每个动作都很优雅,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双眼透出冷静而睿智的光芒。可是,不管她如何掩饰,我还是知道她的心里正忐忑不安,因为她在一分钟前点燃的香烟,还架在烟灰缸上冒着青烟。她以轻描淡写的语气给我讲述她的诡异经历:“大概三四年吧,当时公司派我到台湾处理一些业务上的问题,办完公务后,负责接待我的小瑶就带我去参观一个艺术品展览会。展览会主要是展示一些以人发制作的人偶,在参观期间,我从其他参观者口中得知,在台南有一个老人拥有一个头发会不断生长的人偶。这条信息让我大感兴趣,而且当时也有充足的时间让我到台南走一趟。
  “要打听人偶的下落并不难,因为这个人偶在当地略有名气,而且小瑶是在台南出生的,所以没花多少时间,我就得到了老人的住址。虽然我要小瑶陪我到台南,是个超出她工作范围的过分要求,但是却她很乐意,因为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过台南了。
  “台南是个不错的地方,可惜我没有时间停下来慢慢欣赏,一到步,我们就立刻赶到老人家里。表明来意后,老人让我们观赏他珍藏的神秘人偶,这是一个身穿华丽宫廷和服的女儿节人偶,做工非常精细,是一件难得一见的艺术品。一般的女儿节人偶,头发都是盘起的,但这个人偶的头发却如瀑布般散落。
  “老人说人偶是他外婆传给他母亲的,而他没有姐妹,所以就传到他手上。本来人偶是一整套的,有好几十个,后来因为搬迁等原因,其它的都已经掉失了。他一再强调外婆是日本人,并说自己身上流着日本人的血,也是个日本人。
  “我对这个老头是人还是鬼子没有兴趣,因为我被眼前的人偶深深吸引住。老头喋喋不休地说着一些媚日的话语,我听烦了,就直接让他开个价,把人偶卖给我。他说人偶外婆传下来的,是他身为日本人最好的证明,如果把人偶卖掉,就等于舍弃祖先留给他的荣耀。
  “老头子的话虽然说得动听,但我还是以一个可以让他忘记祖先荣耀的价钱把人偶买走。人就是这样,为了钱没有什么不可出卖的,只是价钱高低的问题的罢了。
  “从台湾回来后,我把人偶放在卧室里,每天都在留意它的头发有没有变长。可是半年过去了,人偶的头发还是跟原来一样长。虽然我被人骗了,但我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后悔,因为人偶的确非常精致,就算头发不会生长,也是一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而且,在这半年之间,我收集了不少其它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以骷髅头制作的烛台,以人皮制作的字画,以人骨制作的颈链,还有很多其它不同的艺术品。
  “我对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越来越感兴趣,而且因为工作关系,我经常要到不同的地方出差,因此我能收集到世界各地的人体艺术品。我的房子几乎每个角落都摆放着这些艺术品,朋友都因此而不敢来我家作客。他们觉得这些艺术品很恐怖,甚至幻想它们会附有鬼魂,但我却为它们那份神秘的艺术感而着迷,如果它们真的附有鬼魂或者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我会更加高兴……至少,在得到那对人皮娃娃之前,我是这么想。
  “那是一对使用人皮和人发制作的娃娃,一男一女,样子像四五岁的小朋友,大小比例与真人完全一致。我第一眼看见它们的时候,还以为是两个活着的小朋友,因为它们的做工实在太精细了,用完整的人皮缝制,而且缝口隐藏得非常好,要不是卖主告诉我,我根本不知道缝口就在它们的头顶上。
  “卖主说人皮娃娃本来是一对姐弟,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被制成人皮娃娃,辗转多年才落到他手上,至今应该已经有五、六十年历史。他还说摆放人皮娃娃的房间,经常会在半夜里传出小孩子玩耍的声音,所以他在夜里绝对不敢靠近那间房间。
  “卖主还说了很关于人皮娃娃传说,说得天花乱坠,但我一句也没听进耳朵里,因为不管我在那里购买人体艺术品,卖主同样会说一大堆像灵异故事般的废话,就像当初卖我女儿节人偶的老头一样。其实,他们的目的只不过是想抬高价格罢了,所以我没理会他的废话,直接给他一个满意的价钱,把人皮娃娃带回家。我把它们放在卧室里,只有让我觉得完美的艺术品,我才会放进卧室。
  “刚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不久之后,我又出差了好几天,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我随意地把行李放在客厅,就想进卧室里的浴室洗澡。可是,当我走到卧室门前时,却隐约听见里面有小孩子的声音传出来。我以为自己可能因为太累而听错,所以并没有在意,但一打开房门,我就几乎吓呆了,因为我看见两个人皮娃娃坐在床上玩耍。
  “我连忙揉了揉眼睛,并把卧室的灯打开,再看却发现床上什么也没有,而那对人皮娃娃依旧放在原来的位置。我想可能自己真的太累了,就马上洗澡休息。
  “之后的一段也没发生过什么怪事,但当我再次出差回来的时候,情况又跟上一次一样,再次在卧室门外听见声音,开门后又再看见人皮娃娃在床上玩耍。然而,当我把灯打开后,一切又回复正常。
  “我开始怀疑这对人皮娃娃是否真的附有鬼魂,但我是个接受了多年高等教育的人,这种迷信的想法很快就被我否定了。我想可能是工作的原因,使我太过疲劳,而且近来公司的人事有所变动,使我感到很大压力,所以才会产生幻觉。
  “我就这样安慰自己,直至进入梦乡。半梦半醒间,我好像觉得双手的手腕有点麻痹的感觉,想睁开眼睛,但又觉得眼皮很重,好不容易才睁开一点点。朦胧中,我看见两个人皮娃娃分别咬住我双手手腕,正在吸我的血。我想自己应该是在做梦,就合上双眼继续睡觉。
  “早上醒来,我本来已经把昨晚所做梦忘记得一干二净,但当我发现双手手腕上莫名其妙地出现两块小指头大小的红斑时,梦中所见的一切立刻就在脑海中浮现出来。我不由看着那对人皮娃娃,它们的脸容好像变得很诡异,而它们的肤色似乎隐约中带有一点血色……”
  洛小姐果然是个精明的都市精英,遭遇如此诡异的事情也能处变不惊,这从她没有病急乱投医,胡乱地找个神棍来处理此事,而选择向警方求助就能看出。因为就算我们帮不了她,她也不会有什么损失,而且她还能运用自己人事关系给我们施压。因此,找“神棍”的工作,就得让我们代劳了。
  我找了方琴来帮忙,她把自己关在洛小姐的房间里,个把小时后,她就抱着两个人皮娃娃出来,对洛小姐说:“你想养鬼吗?”
  洛小姐摇摇头,说:“真的有鬼魂吗?”
  方琴没好气地说:“要是没鬼,你还用得着找我吗?”她的话是对洛小姐说,但眼睛却盯着我,分明在暗示我只有遇到麻烦时才会找她。
  方琴说如果洛小姐不想养鬼,就让她把人皮娃娃带走,还说洛小姐的家里摆放了很多以人体残骸制作的艺术品,使房子的阴气非常重,而且这里又没有男人居住,早晚会招来一大堆游魂野鬼。因此,她建议洛小姐在家里供奉关帝,以镇压阴气。
  离开洛小姐家后,我驶车送方琴回家,在车上我问她刚才在卧室干什么?她瞥了眼放在后坐的人皮娃娃,说:“跟他们聊天啊!其实他们挺可怜的……”
  方琴说,人皮娃娃是一对出生在解放前的双胞胎,因为家里太穷,所以在他们四五岁的时候就被父母卖了给地主。可是,地主不是像对他们父母说的那样,把他们买回来当下人,而是让他们当陪葬童子。
  地主让人把他们埋在地里,只让头露出地面,然后用利刀在他们头顶割了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之后,地主又命人往伤口里灌入水银。因为水银的比重大,灌入伤口后会一直往下流,把皮肤和肌肉撑开。剥皮之痛,就算是成年人也受不了,更何况是四五岁的小孩。他们当时痛得死去活来,一边大叫大喊,一边胡乱挣扎。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不管他们叫得多凄厉,也没有人会拯救他们,身体被埋在泥土之下,也让他们无法弹动分毫。直至水银流到脚底,所有皮肤都被撑开的时候,他们才能爬出来。可是,他们的皮肤还留在原来的地方。
  他们被剥皮后,很快就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地主把他们的身体烧掉,皮肤则用来制造人皮娃娃,并让道士把他们的灵魂困在人皮娃娃里,然后用作陪葬之用。
  当时正值战乱时期,下葬后不久,墓穴就被盗墓者挖开。从此以后,他们姐弟俩就从商人手中不断流转,直至洛小姐把他们回来家后,他们发洛小姐家里的阴气很重,而不断吸收阴气会增加他们力量,说不定还能冲突人皮娃娃的封印再入轮回。但是,后来他们又觉得单靠吸收阴气,不知道要何年何月为能冲破封印,所以就打起洛小姐的主意,趁她睡觉的时吸食她的精血。
  方琴认为这对姐弟其实本性不坏,只是受奸人所害,才会向洛小姐下手。只要让她师傅为他们解除封印,他们就有再世为人的机会。
  而我则认为,我的本性也不坏,只是为完成工作而请方琴帮忙,为什么要我请客,而且还是夜饭、卡拉OK、宵夜一条龙服务……
  
  
  [档案十四 结束]


而且黑猫正睁大双眼盯着我

档案十七 猫怨
  
  “在我的住处附近有很多讨厌的流浪猫,它们每天半夜都会叫个不停,白天我不在家的时候,它们还会爬进来翻箱倒柜地找吃的,那怕我把窗户关紧,它们也有办法溜过来。因此我很讨厌它们,觉得它们比老鼠更讨厌,所以我就虐待它们,把它们通通杀死……”说话的是一名姓宋的年轻人,他受过高等教育,在医药公司中担任药师一职。单看外表,谁都会想像不到他竟然会以极变态的手法虐杀流浪猫。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之所以出现在我面前,并非因为他的变态行为引起民愤,而是因为他身体出现离奇病症,在医药无效的情况下,才向警方求助。
  “我的工资并不像别人想像中那么高,要找一间离公司不太远,而租金又在我承受范围之内的房子,就只有现在的住处。我的住处没什么不好,唯一让我感到不满意的,就是附近有很多流浪猫。这些流浪猫几乎每晚都在叫春,那叫声就像婴儿哭泣一样,听着就心烦,经常会使我失眠。
  “有一次,因为前天晚上睡得不好,工作时出了点差错,被经理骂了一顿。下班回家时,本来心情就不好,一进家门还发现不少东西被翻倒地上,厨房里还有声音传出来。
  “开始时我认为有小偷摸了过来,就抓起扫帚当武器,慢慢走进厨房。谁知道躲在厨房里的小偷原来是只流浪猫,它正在到处乱翻找食物。看见厨房被翻得一遍狼藉,本来就心情不好的我,马上就来火了,举起扫帚就往它身上拍下去。
  “流浪猫发现我后,就想逃走,但我把厨房的门关上,它就逃不了。我花了不少力气才把这只可恶的流浪猫抓住,但也被它爪伤了好几处,愤怒使我丧失理性,心里只想着找个地方把它关住,然后到医院注射狂犬病疫苗,回来后再处理它。我没作多想,就把它塞入了冰箱的冰格里,因为当时我只想到那里可以把它关住。
  “我到诊所处理了伤口,并注射了狂犬病疫苗,正想回家的时候,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接着就和朋友一起去吃饭。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但我心里还是一直念着被我关在冰箱里的流浪猫,所以我一进家门,就立刻到厨房打开冰箱。
  “冰箱里的流浪猫卷缩一团,身体硬得像冰块,它已经死了,我想它不是被冷死的,应该是因为冰格里缺乏新鲜空气窒息而死。看着像冰块一样的猫尸,我突然有一种复仇的快感,正是这种快感,使我产生了虐猫的念头。
  “要虐猫,首要有一只猫,而在我住处附近的暗巷里就有大量流浪猫聚集。那天我在公司买了些注射器种针药,下班后又到超市买了一瓶鱼露,还买了些火腿肠和一个能装下一两只猫的布袋。把所有东西准备好后,我就去到住处附近的暗巷里,那些流浪猫一看见人就躲起来,不过我有方法让它们主动靠近我。
  “我蹲下来把一条火腿肠放在地上,再在上面淋了一点鱼露。鱼露散发出来的浓烈鱼腥味让所有躲起来的流浪猫都探出头来,这种味道是猫无法拒绝的,那怕有天大危险,它们也抵受不住鱼露的诱惑。果然,有两只嘴馋的流浪猫受不住诱惑,慢慢地向我走过来。我装出一副友善的表情,再放下一条火腿肠,并淋上更多的鱼露。那两只流浪猫的脚步明显加快了,但它们还是对我很有戒心,距离我还有五六步远就猛然扑上来,把淋了鱼露的火腿肠叼走,飞快逃回垃圾堆中躲藏。然而,它们一回到猫群中,其它流浪猫马上就扑向它们抢夺火腿肠。
  “我继续装出友善的表情,把四五条火腿肠放到地上,并淋上半瓶鱼露,那些还在争抢中的馋猫,目光立刻落在我身前。它们对我的戒心似乎有所减轻,有五六只一起向我靠近。突然,我身后有一道灰影闪过,一只灰猫从我身后蹿出,叼走一条火腿肠,同时把我吓了一大跳。那几只正在靠近的流浪猫见状,一同扑过来哄抢食物。
  “混乱中,我知道机会已经成熟,就猛然伸手抓住一只距离我最近的黑色流浪猫的后颈,对付猫最好的方法就是抓住它们的后颈,这样它们就无数法反抗。我把黑猫装进布袋,在其它流浪猫的注视中长扬而去。
  “我把黑猫抓回家后,先用脚把它踩在一块小木板上,然后用铁钉把它的四条腿牢牢地钉住。黑猫的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使我感到很兴奋,从未试过的兴奋。看见从它的伤口流出的鲜血,使我想起被钉上十字架的耶稣,虽然它只是一只流浪猫,但我却能让它享受到跟圣子一样的待遇。
  “我很讨厌猫眼,因为在黑暗中,猫眼就像鬼火一样吓人,而且黑猫正睁大双眼盯着我,盯得我有点心慌。于是,我就随手拿起一支钢笔,往它的左眼插下去。我只把它的左眼弄瞎,至于右眼,我要把它保留下来,这样才能让它的主人更好地享受我的虐待。
  “黑猫不停地乱叫,使我担心会影响到我的邻居,所以我给它注射了一点安定,让它好好地睡一会。我不是护士,不懂得给人注射针药,当然更不懂如何给猫注射,但没关系,反正我买的针药是肌肉注射的,不管往身上那里扎,效果也差不多。果然,我给它扎了一针之后,它很快就安静下来了,过了没多久就睡着了。
  “虽然黑猫睡着了不会再影响到邻居,但却会影响到我,这样我就不能享受到虐待它的乐趣。于是,我往它的嘴巴里灌了一点硫酸。硫酸瞬间即把它的食道烧伤,剧痛使它从沉睡中苏醒,但此刻它的声带已经受损,再也不会影响到我的邻居了。
  “因为黑猫不断挣扎,所以伤口里流出了不少鲜血,而且我又给它注射了安定,所以我担心它很快就会死去,使我不能继续虐待它。于是,我就给它注射了两支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就是俗称的兴奋剂,通常用于抢救心脏骤停的病人,健康的人注射后会出现心跳加速,并在一段时间内处于亢奋状态。而我给黑猫注射的份量是成年人的两倍,所以它立刻就不停挣扎,被钉住的伤口被撕扯得更大,流出的血液就更多了。
  “我知道给黑猫注射的肾上腺素大大超出了它的承受范围,它很快就会死去,所以我得抓紧时间虐待它。我用打火机点燃它身上的毛发,并用烟头烫它的身体,虽然它痛苦挣扎的样子让我很兴奋,但它已经叫不出声,却使我感到美中不足。
  “我趁黑猫还没那么快死,就在水桶里放了些水,再把整包食盐倒进去,然而把它连带小木板一起掉进去。盐水会刺激伤口,使伤口产生剧痛,黑猫就在剧痛与亢奋之间,痛苦地死去……
  “黑猫死后,我把它的尸体和其它垃圾装在一起,一同掉到房子外的垃圾桶里。回来的时候,我觉得好像有东西跟在我身后,可是我回头却什么也看不见。
  “回家后,我就洗澡睡觉,并在心里盘算着下次该怎样虐待另一只可爱的小猫咪。半梦半醒间,我看见被我虐待至死的黑猫竟然出现在床边,而且它的身形比老虎还大,吓得我整个人跳起来。但是,它立刻就向我扑过来,把我按在地上,对我又爪又咬,还想把我的喉咙咬破。
  “我从梦中惊醒,虽然知道只是做梦,但这个梦实在太真实了,而且在梦中受伤的地方,醒后还觉得痛,不是一般的痛,是钻心的剧痛。于是我就把灯打开,并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的映像把吓傻了,在梦中受伤的地方竟然全都出现了相应的红斑……”
  此后,宋先生每晚都会梦见被巨大的黑猫袭击,而且在梦中受伤的地方,醒后皆出相应的红斑,并且像真实伤口一样,剧痛无比。他到多间医院求诊,可是众医生皆无法检查出病因,因此他才会向我们求助。
  天书认为宋先生被猫魂缠身是肯定的,要帮助他只能向方琴等修道之士求助。可是,不管是方琴,还是她的师傅七求真人,恐怕在得知事情的始末后,必定会拒绝伸出援手。因此,我们也以无能为力为由推搪宋先生。
  “就让他被黑猫的灵魂慢慢折磨到死好了,谁叫他先虐待人家,有这样的报应也是活该!”这句话是很喜欢猫的玲珑说的。
  万物皆有灵,虽然为了生存,我们必须杀死部分动物,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尽量减轻它们痛苦。而虐杀动物者,那怕他的虐杀对象是一只流浪猫,他也必须为自己的变态行为付出沉重的代价。
  
  
  [档案十七 结束]


明晓得我成绩不好还一直问


他们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我看着我


所以最重要的还是看好眼前的人


一小萌妹子说喜欢哥非要跟哥一起睡觉


本文链接://www.ackck.com/duanzi/19872.html 搞笑亚博游戏下载句子笑话—“CK搞笑亚博游戏下载搬运工”,内容如有引起不适或侵犯您的权益,联系我们紧急处理